曾雪麟

来自中国足球研究院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版权图标.png 这是一个版权页面,由雷迪克 创作,并收集数据。如需引用该页面文字、图片、数据,请与原作者联系授权。

1985年5月19日,中国国家队征战第13届世界杯外围赛,在北京迎战中国香港队,在打平就可以出线的形势下却以以1比2不敌只射门6次的中国香港队,从而爆发了轰动一时的“5.19”事件。 这支中国国家队的主教练叫曾雪麟。

他的理想是科学家

曾雪麟1929年12月2日出生于泰国,祖籍广东梅县,他的父亲是在梅县穷山沟里长大的,20时漂洋过海来到泰国谋生,学做银腰带手艺,后来与泰国当地华侨结婚生子。 在曾雪麟八岁的时候,他的父亲托“水客”将他和弟弟送回到了广东梅县,他的父亲对他们说:“孩子,你们是中国人,不能忘了根,不能不会说客家话。”从那一刻,“我是中国人,我的家在梅县”便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中。 回到广东梅县的曾雪麟在梅县农村念完了小学中学,不过他从小并不对足球感兴趣,最多也就业余时间打打篮球。他十分热爱学习,他的理想是上大学成为一个有知识的中国人,用科学知识让自己的国家变的富强。 1949年,他的父亲突然给他们寄来了很多钱,给他们写信说自己现在有钱了,让他们兄弟二人赶快前往泰国帮他管理事业。因为种种原因,曾雪麟让自己的弟弟先一步前往泰国,他则和几名同学前往香港,然后中转去泰国。 来到香港的曾雪麟寄居在同学的哥哥家里,在香港曾雪麟感受到了外国人对中国人的轻蔑,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思乡的情绪便会涌上他的心头。当时香港已经是世界性的港口,可以听到世界各地的消息,曾雪麟通过报纸,广播听到了国内的局势,听到了人民解放军胜利的消息,让他对解放军十分向往。 后来,全中国解放的消息震撼了全世界,也震撼了曾雪麟的心,他早已把“海外谋生”的念头抛到了九霄云外,他只想回到祖国建设新中国。 意外的成为了“橡皮球门” 回到祖国的曾雪麟第一个想法就是上大学,学理工报效祖国,但是因为当时所有正规大学都被军管,概不招生,他只好报考了第二野战军军政大学四分校。 在第二野战军军政大学四分校的那段日子是阳光灿烂的日子,在那里曾雪麟聆听了陈赓校长的教导,学习,打球,唱歌,学习革命道理,他眼中的世界一片光明。 1951年西南军区举行运动会,云南军区成立了足球队,球队队员大部分都是来自四分校,各个位置上都有人选,唯独没有守门员。 当时正在四分校学习的足球健将冼迪雄,潘培根一眼就看中了曾雪麟,说他动作灵活,是守门的好材料,不由分说的便将他拉到了球场,从此曾雪麟便成为了一名门将,开始了自己的足球生涯 最终在西南运动会上, 云南军区一举夺冠,曾雪麟也见到了心中最崇拜的贺龙将军,不久之后他便来到了重庆,调入了贺龙将军组建的西南军区战斗足球队。

1952年,李凤楼率领的中国国家队刚刚从芬兰赫尔辛基回国便被贺龙将军拉到了重庆,与西南军区战斗足球队进行了一场友谊赛。虽然那场比赛战斗足球队6比1惨败给了中国国家队,但是在比赛中曾雪麟守住了一个非常漂亮的球,当时国家队史万春一脚劲射被曾雪麟飞身扑出,史万春紧跟上前又是一脚补射,已经倒地的曾雪麟迅速从地上弹起再一次扑出了史万春的射门,连续两次精彩的扑救也博得了全场喝彩。 比赛结束后,大家纷纷说他屁股底下安了弹簧垫,称他为“橡皮球门”,贺龙将军也非常喜欢他,每次见了他都会叫他“橡皮门”, 贺龙知道曾雪麟不是很想搞体育,就做他的思想工作,“搞体育,踢足球,也是革命。 ”从那以后曾雪麟便下定决心一定要做出成绩来,练习的便更加刻苦。

留学匈牙利

一年后,曾雪麟代表西南军区参加在上海举行的1953年全国足球锦标赛,回来后不久,他便被通知即将前往苏联学习。后来贺龙将军被调入到了中央任国家体委主任,将曾雪麟推荐到了八一足球队。 1954年曾雪麟代表八一队参加完在保加利亚举行的社会主义国家友军夏季运动会后,便从保加利亚直接乘机来到匈牙利与留学的中国青年队回合。 这次留学本来是决定前往苏联的,但是在匈牙利体委主任访华时,建议说:“你们其他运动都可以去苏联学习,唯独足球和游泳应该来匈牙利。”就这样,一行25人的中国青年足球队便来到了匈牙利。 在匈牙利的一年半,中国队打了83场比赛,走遍东欧诸国。但在这一年半里,曾雪麟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看客,由于主力守门员张俊秀表现稳定,曾雪麟只获得过半场比赛的出场时间。上不了场,曾雪麟就记笔记,将对手的技战术全部记录在案,离开匈牙利回国时,笔记已经写了几大本。正是在板凳上度过的留洋经历,让曾雪麟在足球上真正开悟,为其以后做教练打下了基础。

回国后, 贺老总命令中国青年队全部转业,分为国家一队和二队。一队在北京, 二队在天津,作为二队队长, 曾雪麟便随队来到了天津。 天津队,曾雪麟的巅峰 作为天津队(国家二队)的门将兼队长,曾雪麟帮助天津队获得了1959年全运会的亚军,没想到刚刚从全运会回来的曾雪麟便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情。 体工队的领导找到了曾雪麟,让他担任天津队的主教练,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曾雪麟接受了这个安排。 上任后他便从前锋,前卫,后卫中各抽调一人成立了技术小组,也就是教练组,遇到疑难问题,他都会先拿到小组来研究,比赛方案,球队阵容也是先经过教练组讨论,再由他进行决定施行,这个方法跟现在主教练的助教团队非常相似,在当时的中国是难得一见的。 1960年, 曾雪麟的努力就开花结果了。天津队拿到了全国甲级联赛和全国足球锦标赛两个冠军,这一年曾雪麟好事不断,不仅顺利入党而且他还与相恋多年全国女子体操冠军陈孝章组建了自己的家庭。

如果说1960年是曾雪麟的一个高峰,那么1961年和1962年则是天津队的谷底了,因为全国性的粮食和副食品短缺,球员们经常吃不饱,球队成绩也一落千丈。 经过了几年的恢复,1965年曾雪麟再一次站在了全国的最高峰,带领河北队拿下了全运会冠军。65年第二届全国运动会,决赛阶段是分两个阶段进行单循环,在第二阶段第五场的比赛中,河北队遇到了中国足球劲旅上海队,本场比赛只要战平,河北队就可以获得冠军。 当时在河北队在2比1落后的情况下,曾雪麟让两个边锋不断的在两翼进行突破,上海队防住了左边便漏掉了右边,最终河北队利用边路传中扳平了比分,在加时赛上海队先进一球的情况下,天津队又入一球保住了平局,拿下了全运会冠军。

这一年还恰逢亚洲新兴力量足球锦标赛。体委决定由国内四强北京队、国家队、天津队和八一队中选拔一支队伍代表中国参赛。 选拔比赛十分激烈,邓小平与贺龙亲临现场观看了比赛,结果, 曾雪麟率领的天津队成绩突出, 进球最多,获得了参加亚洲新兴力量足球锦标赛的资格,在这次比赛中曾雪麟又率领中国队获得锦标赛亚军。

天津,是曾雪麟足球生涯起步和腾飞的地方。

执教北京队,缔造北京队“小快灵”风格

1966年,众人皆知的灾难发生了,中国体育界也不可避免的停滞倒退了,曾雪麟这名普通的教练员也遭到了批判,不过曾雪麟还是坚持了下来。 1972年,经过军管会的批准,曾雪麟被调往北京体委工作,临行前,原天津市体委与体工队的领导同志只能在牛棚里与他告别。 刚到北京,曾雪麟便被派到了北京足球青年队工作,担任北京青年队的教练,并帮助北京青年队拿到了1973年全国青年足球比赛的第三名,1974年曾雪麟接任北京一队主教练。 曾雪麟当主教练有个特点,就是要想方设法的将整个球队捏合到一起,然后再定阵容,定打法,定指导思想。 因为当时北京队的队员身材比较矮小,都是1米7左右,但是脚下技术出色,于是曾雪麟便根据北京队的技术身体特点,制订了"小、快、灵"的战术打法,"小"是指北京队的前锋线都在1米70左右,强调一定要打地面,打脚下, "快"是指速度快,反击快,脚下快.强调攻守平衡,"灵"是战术打法灵,个人动作灵。 1975年的全运会,"小、快、灵"的打法首次亮相便获得了初步的成功,拿下了全运会第四名,到了1979年“小、快、灵”的北京队一举拿下了全运会亚军,1981年获得全国第三名。

1982年,曾雪麟终于带领北京队获得了全国甲级联赛冠军,从那天起,北京队“小快灵”的打法蜚声中国足坛,成为了北京队独特的风格。

毛遂自荐执教国家队

1982年一月,中国国家队在苏永舜的带领下前往新加坡参加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在国家队出发后不久曾雪麟便接到体委通知,让他前往新加坡观战。原本曾雪麟是没有资格去的,这次可以成行全亏了他的堂侄著名企业家曾宪梓的大力赞助,在改革开放初期成功企业家的话还是相当有分量的。 于是曾雪麟在现场目睹了中国队的失败,曾雪麟在现场百感交集,他既为中国队的失败而痛心,又为自己的老友苏永舜遗憾。 回到国内后,苏永舜向中国足协递交了辞呈,曾雪麟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一夜未眠,中国队失败后的缄默无语一直在他的眼前浮现,那一夜他有了执教国家队冲动,他想带领中国队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一天,曾雪麟从先农坛训练回来,正好遇到了住在一个楼的年维泗,他焦急的对年维泗说:“老年,年底不是有亚运会吗?我听说苏永舜不干了,让我试试吧,我就带一年,好坏就一年。” 年维泗沉吟了一下说:“苏永舜虽然不干了,但是还没有经过足协的批准,你的事情还需要足协研究一下。”曾雪麟叹息了一口气说:“不是别的,就是太窝囊了。” 随着时间的退役,曾雪麟逐渐的冷静下来,但是执教国家队的热情并没有退却,1982年6月曾雪麟随足球调研组前往西班牙观摩世界杯,世界最高水平的足球比赛让他大开眼界,世界杯大赛的热烈氛围给了他很大的鼓舞。 后来曾雪麟带领的北京队拿下了全国甲级联赛的冠军,这个冠军也增加了曾雪麟的信心,他觉得自己一定可以带好国家队,随着中国国家队在亚运会上未能进入前四名,国内舆论也都纷纷表达了让曾雪麟执教国家队的意愿,最终在1983年4月13日,曾雪麟成为了中国国家队的主教练,他的身边只有戚务生和徐根宝两名助教,剩下的就是一片空白。

不过顺便提一下,其实当时包括曾雪麟的妻子在内,很多人都不同意他这次选择,有人说他能当国家队主教练全因为他有个有钱的侄子,有人说他是冒险,年龄不小了,职称也不低了何必去冒这个险。曾雪麟也知道这次选择是为了什么,他还记得在苏永舜的房间里那几箱几麻袋的群众来信。

艰难的国家队组建

曾雪麟在国家队上任了,但是摆在他面前的却是困难重重,首先是教练组的组成,他首先考虑了自己在北京队的老搭档孙云山,但是如果孙云山来了北京队就没人带了,在年轻教练中也没有合适的人选,最终足协推荐了戚务生和徐根宝,虽然曾雪麟对他们二人都不了解,但是领导推荐的也只好接受,起码教练组先有了。 之后便是国家队球员的组成,在那个时间国家队主教练也不是说想选谁就选谁的,曾雪麟先是征求了年维泗,张宏根,张俊秀,足协以及训练局领导的意见,同时还要给各地的体委写信征求意见,最后还要见报,向全国球迷征求候选方案。 那时曾雪麟每天都会收到几十封来信,他每封都要看,最后曾雪麟和戚务生,徐根宝三人如同选举一般,排出了候选球员,最后在曾雪麟的权衡之下选出了三十三球员参加集训,然后通过足协通知各地体委,要求新队员五月一日到京报道。 不知是消息传递程序过长(足协通知体委,体委通知球员),还是有的地方领导不放人,到了5月2号,才有沈祥福,林强前来国家队报道,看着训练场上仅有的两名球员,曾雪麟心中一阵凄凉。 从那天开始,全国各地的球员才哩哩啦啦的前来报道,到了五月二十日,中国国家队终于凑够了18人。 18人就18人吧,时间不等人,亚洲的其他球队已经开始备战奥运会了,中国队也将迎来英国沃特福德的来访。 不过教练有了,队员有了,但是还有一个重要人物没有到位,那就是球队领队。 在当时的中国国家队,领队可是一队之首,相当于球队的政委。曾雪麟刚到国家队的时,足协并没有委派领队,球队领队由上届国家队留下的张俊秀暂时担任。 没过多久,付明道来到了国家队,当时没有人知道他是为什么而来,过了一段时间曾雪麟才知道付明道就是体委派来的新领队,既然是体委派来的,曾雪麟自然要服从,不过选领队并没有征求过他的意见让曾雪麟的心里很不舒服。 不过不管怎么样,曾雪麟的新一届国家队算是组建完成了。

全运会还是奥运会

中国国家队在五月下旬正式开始训练,没过多久就迎来了第一个对手,从英国来访的沃特福德。 仅仅集训了六七天的中国国家队面对英甲亚军沃特福德自然是一触即溃,沃特福德的前锋巴恩斯将中国队防线冲得七零八落,最终沃特福德打进5球,中国队0比5惨败在沃特福德脚下,说个小花絮当时担任河北省正定县委书记的习近平与聂卫平一起观看了这场比赛,在沃特福德打进第五球后,二人愤然离场。 紧接着中国国家队参加了7月11日至7月23日在北京举行的长城杯。 最初的长城杯规模非常大,邀请了波兰、丹麦、阿尔及利亚、泰国、伊朗、日本、新加坡和香港8个国家和地区的足球队,加上中国的国家队、北京队、天津队和八一队,按照世界杯的形式大战一番,根据抽签结果,阿尔及利亚国家希望队、香港代表队和北京队分在A组;波兰卡托维茨矿工队、新加坡队和八一队分在B组;丹麦奥登塞队、泰国队和天津队分在C组;伊朗奥米德俱乐部队、日本选拔队和中国队分在D组 这一次因为在北京举行,足协也给中国队下了要求,有了成绩的压力中国队表现的非常不错,在D组的比赛中,中国队5比0大胜日本选拔队,2比1战胜伊朗奥米德俱乐部,以小组第一的成绩出线。 8强赛中中国国家队2比1战胜八一队,半决赛2比1战胜泰国队,决赛中4比1战胜北京队,夺得长城杯足球赛冠军。

夺得长城杯冠军的中国队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要前往加拿大参加8月2日至6日在那里举行的“白帽杯”国际足球邀请赛。 本来曾雪麟是不愿意去参加这次比赛,因为刚刚打完长城杯球队还没有得到调整,而且十一月的奥运会预选赛也迫在眉睫,但是中国足协已经答应了加拿大的邀请,没有办法曾雪麟只好硬着头皮前往加拿大参赛。 勉强参赛的中国国家队最后成绩可想而知,中国国家队3比4负于加拿大白帽队,0比4惨败美国西雅图鸣响队,0比2负于巴西甲级联赛亚军巴西国际,以全败的战绩结束了白帽杯的比赛,虽然说是输掉了所有比赛,不过中国国家队也见识到了外国球队的凶猛,曾雪麟对比赛过程还是比较满意的。 回到国内的曾雪麟还没来得及总结比赛经验,就又遇到了新的问题,因为全运会即将开始,所以各地方体委都纷纷催促国脚们回归助战。 曾雪麟和他的两名助教戚务生,徐根宝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连续进行高强度比赛的中国队已经疲惫不堪,如果再去参加四十天的全运会比赛,再有个大病小灾,那么还怎么参加十一月的奥运会预选赛。 于是曾雪麟向足协提出了国脚们最好不要参加全运会,但是足协不同意,地方体委更不同意。曾雪麟只好退而求其次,提议全运会足球项目提前进行,这样可以给他一些备战奥运会的调整时间,但是足协的回复是“如果全运会决赛没有了足球,那办全运会还有什么意义?”交涉无果的曾雪麟只好放国脚回到地方参加全运会。 全运会一去四十天,十月二日中国国家队重新集结,看着球场列队站好的球员们,曾雪麟却是心中焦虑,如此密集的比赛让球员们疲惫不堪,加上长时间没有在一起合练,十一月的奥运会预选赛只怕是凶多吉少。

好像顺利起来的中国队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的奥运会亚大区外围赛中, 中国队在争夺小组出线权的关键一场负于泰国,铩羽而归的中国队每个人脸上都笼罩着悲戚。

不过当中国国家队回到国内后, 国内的舆论反而没有什么异常反应,甚至表示理解,认为“ 国家队集中时间不长” “ 和泰国踢又赶上大雨, , “ 南朝鲜和泰国也有猫腻儿” 。 回国没有多久, 足协便通知国家队准备前往新加坡参加“ 鱼尾狮杯”。1983年11月30日,中国足球队一行离开广州,取道香港前往新加坡参加鱼尾狮杯国际足球邀请赛。 中国足球队在首场比赛中便以2比1战胜上届冠军澳大利亚国家队,小组第二场比赛中3比0战胜泰国队,最后一场中国队在与新加坡二队的比赛中,又以3比1获胜,三战全胜的中国队与澳大利亚、韩国和新加坡一队获得了半决赛权。 虽然在半决赛的比赛中,中国队0比1输给了东道主,但是亚洲足联秘书长、澳大利亚及新加坡报纸依然给予了中国队很高的评价。“有朝气, 很有希望。”“碰硬队不怵、速度快, 气势旺”,但是输给了新加坡队还是让曾雪麟很不满意。

回国后不久, 1984年的尼赫鲁杯也指日可待,这次参赛的球队实力非常强劲,阿根廷、匈牙利、波兰、罗马尼亚都是足坛劲旅。这时国内就有人说了,要不尼赫鲁杯就不要参加了,这次要是再输了,中国国家队就完了。 曾雪麟思量再三,还是前往参赛,当时阿根廷的出场费每场高达两万美金。波兰一万三匈牙利一万罗马尼亚七千,中国队没有出场费。没有出场费倒也一身轻松,曾雪麟暗下决心:“老子既然来了,就不怵你们。” 1月13日,国足在加尔各答与匈牙利二队进行尼赫鲁金杯首场较量。匈牙利二队平均年龄24岁,阵中拥有六名曾参加过世界杯的球员。上半场第32分钟,Laszlo Kiss在12码点左脚劲射为匈牙利队首开纪录。下半场国足全力反攻,但操之过急多次落入越位陷阱。直到结束前八分钟才由9号左树声凌空抽射破门,将比分扳成一比一完场。

第二场对阵阿根廷, 他们派上了不少国家队队员。一个个趾高气扬, 不屑一顾的神情, 全然没有把中国队放在眼里。不过比赛开始后中国队却让阿根廷队大吃一惊,中国队采用了密集防守的打法,阿根廷队久攻不下, 情绪渐渐的急躁起来,甚至故意推搡中国队员,而中国队的防守确越来越紧密, 越打越稳。下半场20分钟, 中国队抓住反击机会,李辉下底传中, 赵达裕中路跟紧, 出奇不意攻入一球。顿时观众席上大哗, 印度人都狂呼“中国”中国”,失球后的阿根廷情绪越发急躁,他们对中国队发起了猛攻,但终究没有奏效。 这场实力悬殊的比赛, 最终以中国队1比0战胜阿根廷队告终。此后, 中国队越打越顺, 一直闯入冠亚军决赛。最终在和波兰争夺冠军时, 波兰角球攻入一球,中国队获得亚军。赛完后, 波兰教练对我说“二十年没见中国队踢球了。你们水平那么高, 速度那么快, 我们感到很惊讶”,阿根廷教练也表示说“ 中国队水平提高很快。”球王贝利也在报纸上说:“亚洲能赢南美, 只有中国队最有希望” 虽然拿到了亚军,但是国内媒体却连连登载文章对中国队批评,甚至许多观众和球迷都咒骂队员, 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比赛结束后中国回国只休息了几日, 便开始集中在昆明训练,曾雪麟带着中国队练的很苦,每星期三十一二个小时的训练, 已都是几年来中国队训练的最高时间, 比国外的训练也长, 就连星期天也要半天训练。 过了一段时间,为了训练中国队的雨战能力,曾雪麟便决定带领中国队前往梅雨季节的江南一带边训练边比赛, 中国队从昆明黄市、武汉、上海、杭州、无锡、南京、济南一路杀来,十五场比赛,有一半的雨天, 队员冒雨拼抢, 浑身湿透, 没有一个退缩。 四月下旬, 我们由山东打回了北京。队员们站在国家队的训练场上, 动作迅速, 目光很亮,历经雨雪风霜, 他们似乎多了一层精神气。 五月份, 中国队先是去日本参赛麒麟杯打进半决赛, 之后回来参加“长城杯”获得亚军, 不久又飞往西德和罗马尼亚访问比赛,九月初在广州举行的亚洲杯预选赛,在预选赛上,中国队与卡塔尔、约旦、香港和阿富汗队同组,中国队先后以6-0、6-0、2-0和1-0胜阿富汗、约旦、香港和卡塔尔队,获第1名进入决赛阶段。

中国队一系列的战绩都非常不错, 但是在获得预选赛小组第一后,又要化整为零, 各自归乡打“ 足协杯”。 出于利大于弊的考虑, 曾雪麟再次向足协及训练局领导提出国家队队员最好不参加“足协杯” 赛。他们回答是:“就这样吧,已经决定了。” 十月下旬, 足协杯结束, 队员马上在武汉集中,拉回北京, 加紧训练。不到一周, 即迎战第一届“ 安保杯” , 中国足球队以3比2战胜澳大利亚足球队,获得了第一届中国、澳大利亚“安保杯”足球赛的奖杯。


十二月初, 中国队来到了新加坡, 参加亚洲杯决赛。中国队在小组赛中先以0-2负于伊朗队,接着分别以2-0、3-0、5-0战胜新加坡、印度和阿联酋队,以净胜球的优势压倒伊朗,以小组第一名的成绩晋级。 四强战面对卫冕冠军科威特,凭借李华筠在加时赛阶段第108分钟长驱直入几十米后打入致胜入球助球队1-0小胜首次晋级亚洲杯决赛,可惜最终决赛中国队因为轻敌以0-2不敌沙特阿拉伯队与冠军失之交臂 回国后, 尽管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凯旋, 但是大家都感到非常高兴。

不被支持的备战

中国队又返回昆明冬训备战世界杯亚大区预选赛。但是这时, 曾雪麟发觉了有些队员出现了微妙的变化,有人开始叫苦叫累,有的电话多了,家信多了,有的则直接流露了思乡和怀恋女友的情绪。 常言说军有归心,必无斗志。这潜在的意识就是潜伏的危机,我曾雪麟的心再一次沉了下来, 感到忧虑和烦难。 曾雪麟目前遇到两个问题,一个中国队破密集防守不过关,二是球员们认为小组赛的对手不强肯定能出线,骄傲,疲塌,缺乏责任心的思想状况让人堪忧。曾雪麟个人只会抓训练比赛,不擅长做思想工作,而现在的领队付明道能力不足以独当一面,于是曾雪麟向足协汇报,希望重派领队,但是足协并没有给予回复。 对于破紧逼防守,曾雪麟在训练中一直在努力,并且连续跟在海埂冬训的九支球队进行了模拟演练,可是这九支队伍都很有实力, 心理上谁也不愿当靶子,谁都想成为打败国家队的人,他们只要先输一球, 就再不想死守了, 纷纷与国家队打起对攻,破密集防守的训练便化为了泡影。 2月5日下午,国足在昆明拓东体育场与来访的匈牙利维多顿队(Videoton SC)进行比赛,维多顿队是1983-84赛季匈牙利甲级联赛季军,阵中拥有六名国脚,其中五名先发。中国队上半场非常顺利以2比0领先匈牙利维多顿队,下半场,维多顿队将所有六名国脚均派上场,加快进攻节奏。国足门前险象环生,极其被动。幸好路建人连扑三记险球,曾雪麟又换上11号李华筠牵制对手,国足最终保住胜果,2比0战胜了匈牙利维多顿队。 在随后又进行了几场热身赛后,中国队前往香港,迎来了世界杯预选赛东亚区第一轮首场较量,在香港队的铁桶阵面前,国足苦攻全场,一无所获,只能以闷平完场。 没有战胜香港队让曾雪麟和中国国家队遭到了国内舆论的口诛笔伐,也让曾雪麟闻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之后中国队的比赛虽然在两回合的比赛中4比0,6比0战胜澳门队,8比0,4比0战胜文莱队。不过香港队的战绩也不差,他们也同样战胜了澳门和文莱,积分与中国队相同但是净胜球落后中国队。 曾雪麟在与香港队比赛结束后,再一次提出了加强“破密集防守”的训练,并且邀请打法与香港队相似的四川队、广西队来京比赛的想法,但是这个想法没有得到足协的支持,理由是“球队来了,他们到哪吃饭?” 除了训练方法没有得到支持,球队训练人手也不足,因为徐根宝因故离队,球队里只剩下曾雪麟和戚务生来抓训练,当时国家二队解散,曾雪麟便想找张宏根和陈家根过来帮忙,但是最终也没有如愿。

枪毙“曾雪麟”

在准备与香港队的决战之前,曾雪麟设计了两套打法,一套打法是攻出去,破密集防守,第二套打法是,稳固防守与香港队打持久战。 4月28日,香港队与澳门队的比赛结果出来了,香港队2比0战胜澳门,这时距离5月19日的中国香港的生死战还有20天时间,5月4日是香港队对澳门队的第二场比赛,曾雪麟提出要前往香港观赛,但是足协回复说香港队的比赛有什么好看的,拒绝了曾雪麟的请求,曾雪麟只得无奈。 香港队2比0战胜澳门队的比赛结束后,曾雪麟感到很高兴,他本以为澳门队会放水香港队,没想到澳门队竟然真刀真枪的与香港队踢了90分钟,只输了两个球,这样香港队的净胜球就与中国队持平,但是中国队还有一场与澳门队的比赛。 但是谁也没想到香港队与澳门队的比赛成了中国队的分水岭,因为在此之前中国队一直训练的是破密集防守,但是在香港队与澳门队的比赛结束后,曾雪麟便开始主抓防守,准备和香港打持久战。 5月12日,国足在北京工人体育场与澳门队进行世界杯预选赛东亚区第一轮第五场比赛,中国队6比0大胜澳门队,在中国队打进第6个球后,曾雪麟便要球队回收防守保持体力,但是球员们已经打疯了,根本收不住。 这场比赛香港队的主教练郭家明也来到北京观战,其实在11日郭家明还在长途电话里和足协交涉来京的事。足协答复他“ 不行,太紧了、接待不了。”可是, 他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地赶来了, 而且看到了他想看到的一切,然后第二天就返回香港了。 曾雪麟没有时间去感叹郭家明的棋先一招了,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了,曾雪麟要先稳住队员情绪。曾雪麟对队员们说:“对澳门打得很好,不过大家要冷静,下场对香港要复杂些了。他们防守好, 了解我们,我们不能大意。” 为了练防守, 曾雪麟反复看了第一次与香港打平的录相,并且按位置召开了两次会议,戚务生组织后卫, 叮咛他们比赛时,不要冒失, 不要盲目进攻, 只要后卫不丢球, 就算完成任务了。曾雪麟给前锋开会, 强调进攻、防守时都不能忽略并且安排前卫林强去后卫组开会。 但是曾雪麟想打防守反击的想法最终却没有实现,一是球员们第一场平了香港心里很不服气,想要给香港点颜色看看,二是国内舆论也不允许曾雪麟打防守反击,5月17日, 领导主持的赛前动员会上,国家体委副主任、训练局、足协三级领导都来了他们说:“不要保守, 要主动出击。” “ 第一场了是客场。这次在家门口打, 再打平就不好了” “能打多少就赢多少”还强调“打平了影响不好。”“平了就等于输了。” 动员会结束的当天晚上,足协便派人来找曾雪麟开会,研究亚洲区决赛阶段的比赛,曾雪麟说比赛结束以后再研究不行吗?但是足协领导说一定要研究,这也让曾雪麟心中非常的没谱。 就这样在全国群情激昂的情况下中国队迎来了5月19日在北京工人体育场与香港队进行世界杯预选赛东亚区第一轮最后一场比赛。

受到这种舆论影响的曾雪麟在战术布置上出现了严重的失误,而队员们也全都杀红了眼,李辉甚至将故意倒地拖延时间的对手拖出了场外,最终全场28次射门的中国队以1比2不敌只射门6次的中国香港队。

球迷们为此痛哭流涕,他们围堵双方球员、要求与足协领导对话,酿成了轰动一时的“5•19事件”,个别极端球迷手持啤酒瓶在运动员宿舍楼下,叫嚣着要与曾雪麟和队员们对话,迫使后者躲在楼内整整三天,不敢出门。 当时球迷们喊得已经不是解散中国队,而是“枪毙曾雪麟!”

最后的愿望是再踢一脚球

“5.19事件”后,尽管曾雪麟最终引咎辞职,但球迷们却并没有放过他,他们给曾雪麟寄去刀片、绳子,曾雪麟一度连出去洗澡都要带着球员当保镖。家里的窗户,不知道被球迷们用石头砸碎了多少次。在这样的情况下,老伴不得不叫当时的领队张俊秀多看着他点,生怕他承受不住压力,想不开。 随后曾雪麟在1989年底退休,从1990年开始在深圳从事足球工作;1998年4月,他在深圳平安四连败之际临危受命,接替肖笃寅执掌深足。 1998年7月,曾雪麟担任深足领队,辅佐时任主教练车范根,之后便远离职业足球圈。曾雪麟曾说:“那场比赛后我就再没执教过任何球队,很多球队都来找我出山,但一一被我拒绝了。 不过此后,曾雪麟在2006年和2009年曾经受邀出任深足顾问,可以说对深圳的足球事业贡献巨大。

2009年12月25日是曾雪麟的80岁寿辰,为了表达对曾雪麟老爷子的敬意和感谢,深圳市体育经济研究会联合深圳市足协、南山区体育局为曾雪麟举办了“曾雪麟杯”足球赛以及寿筵。从那以后“曾雪麟杯”足球邀请赛便成为了深圳足球的固有足球赛事。 2016年2月11日上午9时左右,前国足主帅曾雪麟因为身患尿毒症,与病魔斗争多年后在家中逝世,享年86岁,他在病榻上的最后一个愿望就是能再踢一脚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