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年表(1952)

来自中国足球研究院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相关条目:


1月


2月

2月5日,中华全国体育总会筹备委员会(下文简称为“体总筹委会”)致电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秘书处,声明中华全国体育总会(下文简称为“体总”)是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唯一体育组织,任何其他团体,包括台湾中国国民党反动集团的体育代表在内,不能作为中国的任何合法代表,亦不能容许其参加此届奥林匹克运动大会及其有关的会议,并通知该会会秘书处,己方准备参加本届奥林匹克运动大会,并希望得到有关该会议程及须要己方参加会议之人员数目的答复。


2月1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瑞典使馆参赞、兼体总筹委会代表盛之白在挪威奥斯陆举行的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第四十六届会议上,散发了有关体总将继续参加国际奥林匹克组织的书面发言。


2月17日,据上海《文汇报》报道,体总筹委会为提高国家选手的技术,培养高级体育干部,准备在北京设立体育选手训练班,其中足球方面邀请去年十二月1951年全国足球比赛大会后选出的30名中华优秀足球选手赴京集训。



3月

3月23日,体总筹委会秘书长荣高棠致函国际业余足球联合会声明:“自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原‘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已改组为中华全国体育总会,体总是代表中国人民的唯一合法体育组织,并愿继续参加各个国际体育联合会的组织、会议与体育活动,决不允许台湾国民党反动残余集团盗用‘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的名义进行任何活动”。


4月


5月


6月

6月4日,在受邀参加赫尔辛基(Helsinki)奥运会后,体总致电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报名,表示愿意参加此项赛事。


6月14日,足球协会国际联合会致函中华全国体育总会,承认体总代替前“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为该会会员。


6月17日,国际奥委会就中国参加奥运会的问题给予了答复,主席艾德斯特隆(Sigfried Edstrom)来电称,体总尚未被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所承认,中国运动员不得参加赫尔辛基奥林匹克运动会。


6月18日,据法新社消息,芬兰电台播送了奥运国际委员会主席艾德斯特隆的训令,在参赛问题尚未解决前,中国及台湾国民党均不得参加本届奥运会,但此问题不久后可获解决。


6月19日,苏联体育报刊登文章,表示苏联及其他进步国家的运动员同具决心,要使赫尔辛基奥运会成为国际和平及友好大会,并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未被邀请参加是一个不能容忍的事实。


6月21日,中华全国体育总会成立大会正式开幕。

6月26日,据伦敦工人日报消息,体总代表已向国际奥委会提出要求,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奥运会的事件放在下个月在赫尔辛基举行的全体会议中讨论。


7月

7月5日,中华全国体育总会秘书长荣高棠和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委员、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委员会委员董守义,分别致函给国际奥委会主席艾德斯特隆,抗议该会将于7月16日召开的第四十七届委员会上,把所谓重新讨论承认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即中国奥林匹克委员)问题列入议程,抗议该会邀请国民党的运动员参加第十五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并坚决要求取消孔祥熙、王正廷的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委员的资格。

他们郑重声明,体总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唯一的全国性业余体育组织,充分具有参加包括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内的一切国际体育活动的权利,中华全国体育总会是由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承认的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改组而成的,任何人不得无理阻挠我们参加第十五届奥林匹克运动会。


7月8日,据中央社报道,“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代理理事长郝更生于今天下午离开纽约,经伦敦飞赴赫尔辛基。他表示已获得美国奥委会主席兼国际奥委会副主席布兰克的保证,将支持台湾参加奥运会。但他亦表示,在国际奥委会70位代表中,约有28人将支持,14人将反对,其余中立,考虑到东道主芬兰“偏受共党的有力压迫”,所以台湾的参赛未必准有把握。


7月10日,郝更生抵达赫尔辛基,要求准许台湾参加奥运会。


7月12日,据路透社消息,国际奥委会将于即将开始的全体会议中讨论东德、西德、中国、台湾参加为奥运会会员的可能性问题。瑞士籍秘书长梅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执行委员已经在之前的会议中充分讨论了其可行性,但未有决议,因而交由全体会议中表决。他还表示,准许一国有两个会员参加,有违奥运会会员参加规则,但更重要的是应有予世界青年参加奥运会的机会,而不应受其政治关系的限制。

与此同时,台湾代表团28人已提前离台赴芬。


7月15日,台湾“教育部”部长张道藩指责国际奥委会“背信弃义”,并声称倘若有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运动员被准许参加赫尔辛基奥运会,台湾将退出此赛事。


7月16日,据合众社报道,体总代表盛之白在本日夜晚获准于次日列席国际奥委会第四十七届会议,并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五分钟的演说发言。届时,奥委会将决定有关中国参赛的问题。


7月17日,当地时间9时30分,国际奥委会第四十七届会议继续进行,盛之白在会上发表声明,再次要求将台湾国民党的体育组织和孔祥熙、王正廷驱逐出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继续承认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并立即邀请中华全国体育总会派运动员参加第十五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全体成员表决中,通过了邀请我国运动员参加19日在芬兰赫尔辛基举行的第十五届奥运会的决议。中国的五星红旗将于19日奥运会开幕式中和其他69个国家和地区的旗帜一同在主会场巡行一周,之后将悬挂在会场中飘扬。但与此同时,国际奥委会也邀请台湾的运动员参加本届奥运会。


7月18日,晚上,中华全国体育总会正式接到奥运会筹备委员会主席、赫尔辛基市长伊利克·冯·佛伦凯尔的参赛邀请。

同日,台湾方面的代表郝更生,对国际奥委会同意中华人民共和国及台湾运动员共同参加的决议,提出了抗议书。


7月19日,第十五届奥运会在芬兰赫尔辛基开幕。因台湾抗议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而退赛,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又未到场,实际上参加开幕式的代表团数目为68支。

晚上,周恩来总理作出批示,拍板组团参赛。周总理认为,此行把五星红旗插到奥运会上就是胜利。


7月22日,晚上,张邦纶接到电话通知后由上海星夜进京。参加奥运会的国足正式树旗,全体名单如下:

由于“八一”体育大会(详见1952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届体育运动大会足球比赛)将于8月初举行,解放军队的球员无一人入选国足,因此这份共和国首届国脚人选除因工作问题留在上海的张邦纶外,其他全部出自体训班。而时任队长的王寿先,因为在训练中突发阑尾炎被紧急送进医院进行手术,错过了这次出访比赛的机会,也成为他终身的遗憾。


7月23日,全国体总向奥委会复电:“我们决定派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代表团前往赫尔辛基参加第十五届奥林匹克运动会。代表团由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荣高棠率领,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委员、本代表团总指导董守义同行,代表团包括篮球队、足球队、游泳选手和工作人员等四十人”,并向芬兰外交部递交了照会。


7月24日,当地时间下午,盛之白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宣称,中国代表团40人已经出发,欲参加篮球、足球及游泳比赛。而足球协会国际联合会的芬兰代表阿克拉里则回应称,因足球比赛已到最后阶段,中国无法参加,篮球比赛亦然,如游泳选手可在48小时内抵达,或可被接纳。


7月25日,清晨,三架IL小型客机从首都西郊机场起飞,载着40人的中国奥运代表团离开北京。到机场欢送的有中央人民政府教育部副部长、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副主席章悫,青年团中央委员会副秘书长马仪,体总常务委员郝人初及华北体育总分会、北京市体育分会等代表多人。

同日,足球协会国际联合会代表大会在赫尔辛基开幕,体总代表盛之白出席了会议。台湾中国国民党试图混入会场,当即被大会逐出。


7月27日,下午,代表团专机抵达莫斯科,受到苏联体委的热情接待。苏联部长会议体育与运会委员会副主席伊凡诺夫等到机场迎接并致以欢迎词,苏联男女运动员多人向代表团献花。

同日,因抗议不被接纳,台湾方面的代表郝更生宣布退出本届奥运会。


7月28日,因7月25日芬兰外交部发布消息称,中国代表团将于本日上午10时到达,新闻界与欢迎人士特意来到赫尔辛基郊区的萨都拉机场等候,但苦等一个小时余不见,后打电话询问欧坦尼米奥运村(Otaniemi Olympic Village),才得知飞机今天将不能到达。


7月29日,清晨,代表团分两批乘专机转飞芬兰。11时,载着首批14名成员的飞机降落在赫尔辛基机场。在飞机着陆前很久,欢迎的人群就已在机场上等候。欢迎人士中有芬兰和平委员会书记鲍卡拉,芬中协会副主席巴尔穆格伦,芬苏协会代表劳里凯南,凯拉学会(文学团体)主席希涅尔伏,芬兰《劳动人民报》总编辑卢玛,芬兰奥林匹克运动会筹备委员会干事柯特加斯,以及中国驻芬公使馆临时代办姚登山为首的使馆人员。当代表团在团长、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副主席荣高棠率领下走出飞机时,欢迎的人们热烈地鼓掌欢呼。及苏联、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和罗马尼亚运动员的代表们,并热烈地和我国代表们握手拥抱。现场奏响了苏联的国歌。

随后代表团乘专车前往欧坦尼米奥运村,中午12时30分在代表团驻地举行升旗仪式。由国门张邦纶担任升旗手,陈成达负责护旗。庄严的五星国旗在乐队演奏中国国歌声中冉冉升起,芬兰奥林匹克运动会筹备委员会总干事马托拉代表该委员会致欢迎词,荣高棠代表全体团员发表演说。同住在欧坦尼米的苏联和各人民民主国家运动员的代表团也参加了升旗仪式。仪式结束时,我国代表团人员和筹备委员会的代表们互相握手,并和各国代表团互相热烈致贺。

同日,芬兰的《劳动人民报》在首页以四栏地位刊登了欢迎我国代表团到达的欢迎词,并特意采用了中文标题。


7月31日,中国代表团在赫尔辛基设宴招待芬兰记者和贵宾,并感谢芬兰和赫尔辛基人民的热情欢迎,但认为奥委会对于中国可以参赛的决定来得太迟,致使大部分运动员都无法参赛,仅有游泳名将吴传玉来得及参加100米仰泳预赛。领队荣高棠及总指导董守义强调了中国政府对体育运动的重视,董守义还希望奥运会在促进世界人民的互相了解和维护世界和平的工作上,做一个主要的角色。

同日,以芬兰民主妇女联合会代表托米宁为首的芬兰妇女代表团访问中国代表团,并向中国运动员献花。我国代表团副总领队黄中及吴学谦亲切接待了芬兰朋友,并互相传达了友谊和祝福。


8月

8月1日,中国代表团在赫尔辛基举行鸡尾酒会,招待各国参加奥运会的代表。荣高棠发表简短演词,称中国代表团是应国际奥委会的邀请前来,并准备与其他国家的选手作公正的竞赛。随后,荣高棠将礼品分赠各国代表。


8月3日,第十五届奥运会闭幕。由于中国代表团抵达时奥运会比赛进程过半,足球比赛也已进入半决赛阶段,国足只能作壁上观,幸有东道主伸出友谊之手,邀请我国足球、篮球队在芬兰国内进行访问比赛。

同日,赫尔辛基的工人组织和参加奥运会的许多国家的运动家在阿尔皮拉公园组织了有一万二千人参加的盛大集会,庆祝奥运会闭幕并加强国际和平友好关系。参加本届奥运会的芬兰、苏联、中国、美国等国家的运动会先后发表演说,其中代表我国演说的是篮球运动员陈文斌,他代表中国人民对芬兰人民致热烈的敬礼,并表示中国的运动员愿意与所有国家的运动员加强友好的联系,并帮助促进国际友谊和建立稳固的和平。


8月4日,国足在奥运足球决赛场地赫尔辛基奥林匹克体育场(Helsinki Olympic Stadium)挑战芬兰国家队,到场观众4821人。这场被国际足联记录在案的共和国首次国际A级比赛,国足遣上1948年伦敦奥运会主力门将张邦纶把关,但仍以零比四惨败。由此也可见当时要从零开始,重新上路的国足与国际水平差距之大,对在奥运会第一轮就出局的芬兰也被打得体无完肤。


8月6日,国足访问芬兰第二大城市图尔库,和图尔库队进行友谊比赛,双方以二比二和气收场。结束了在芬兰的比赛后,国足又接到波兰体育事务委员会的访问邀请,将随代表团专机取道苏联前往波兰。


8月13日,国足在莫斯科与莫斯科斯巴达克队进行了一场比赛。面对这支苏联劲旅,国足自然也是没有还手之力了,零比三脆败是意料中事。比赛进行到第37分钟时,国足门将马韶华出击接空中球与对方球员相撞,两人当即晕倒被送往医院抢救。斯巴达克队球员脑震荡,马韶华则头部骨裂。在再三向主治医生保证不出场比赛之下,方获准出院随队访问波兰。


8月15日,国足应波兰体育运动委员会邀请,飞抵波兰,随后在波兰各地展开访问比赛。


8月19日,国足在克拉科夫以一比七负于克拉科夫队。


8月22日,国足在卡托维兹以一比五负卡托维兹队。


8月26日,国足在斯卡辛城以一比三败给斯卡辛城队。


8月29日,国足在华沙二比六负于华沙队。在波兰访问期间,国足四战全败进5球失21球。虽然连场大败,但国足也并非完全没有亮点。分别把关前两场和后两场比赛的张邦纶马韶华都受到好评,对华沙比赛中带伤上阵的马韶华勇扑险球的照片更被登载到波兰报纸上。国足所到之处都受到波兰人民的热烈欢迎,四场比赛共有12万人入场观战。

在波兰期间国足还参观了克拉科夫东郊的波兰钢铁工业基地、奥斯威辛集中营、儿童城及海港,又观看了两场足球比赛及游泳和自行车赛事,另外还与波兰体育工作者举行了两次座谈,交流两国体育工作的经验。


9月

9月3日,在结束了访问及比赛的行程后,国足在代表团副总领队黄中的带领下,离开波兰回国。


9月9、10日,国足分两批乘机返抵北京,在机场受到体总副主席荣高棠、委员徐英超及体总华北总分会、北京分会数十名工作人员的热烈欢迎。除张邦纶回到上海工作外,其他球员仍留在体训班,共和国成立后的首次国际比赛之旅就此结束。


10月


11月


12月


参考文献

  • 《新华社通讯稿》1951年9月26日,1952年2月12日,6月21日,7月14、25、27、31日,8月3、4、8、9、10、12、24日,9月6、11日
  • 上海《文汇报》1952年2月17、24日,3月3、6日,6月3、4、11、22、26日,7月27、31日
  • 《人民日报》1952年9月9日
  • 香港《大公报》1952年6月19、20日,7月5、14、18、19、26、29日,8月2、3、5、7日,11月16、28日,12月2、4、5、6、8、13、17日,1953年4月26、28日,5月5日
  • 香港《工商日报》1952年7月10、12、13、14、16、17、18、20、25、28、30、31日
  • 《中国体育年鉴1949~1962》,中国体育年鉴编委会编,人民体育出版社1964年出版
  • 《中国足球演义》,苏少泉、黎国尧著,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1998年出版
  • 《百年中国奥运》,王晓华、张庆军著,河南文艺出版社2007年出版
  • 中国网.一九五二年中国体育大事记
  • 朱元宝zhu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uyuanbao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年表 编辑

《国足百年》 主撰:051Xud;协作:无情云吞面、099戴格立许(体院时代

191319151917191919211923192419251927193019311934193519361947194819491951195219561957195919601961196219631964196619711972197319741975197619771978197919801981198219831984198519861987198819891990199119921993199419951996199719981999200020012002200320042005200620072008200920102011201220132014201520162017201820192020